Wonderful。

放开我师傅1

    唐渺渺,孤儿。
    余怀,桃花仙。
    本来不可能有交集的两人由于一个意外,人生缠绵,难解难分。
    那是一个下午,天不热还可以说是秋风飒爽,虽然是夏天。唐渺渺是个闲不住的人,午睡过后便想出去逛街。
    对了,唐渺渺是某家上市公司的职员,一个人生活,还算可以,至少她还不想死。
    说到逛街,其实她也买不起什么很贵的东西,她也不擅长砍价之类的,于是所谓的逛街不过是类似于遛狗的那种意思。
    若单单逛街就算了,可惜运气不好遇到了劫匪抢劫银行。讲道理这真的和唐渺渺没啥关系,又不是抢不是她的钱。谁知道这劫匪不单单抢银行还拿枪出来危险警察,然后,这破枪走火了,唐渺渺就莫名其妙的死了。
    “我日。”这是她最后一句遗言。
    风吹的很舒服,估计是春天。唐渺渺想着。突然她回忆起刚刚被子弹打中了这件事。
    “我没死?难不成被抛尸了啊?”小孩子那种甜甜的声音出现在耳畔,唐渺渺愣住。她看了看手,肉嘟嘟的。这分明是个小孩子的手啊!
    这时候她意识到——穿越了。
    她立马坐起来,当然,小孩子怎么可能可以立马坐起来,于是她又倒了回去。愣了愣,她意识到,真的变成小孩子了!
    夭寿啊!
    慢慢的爬起来,四下一望。草地,绿树。
    我在森林?咋办?
    “小孩?”一个淡淡的声音从背后响起。
    唐渺渺转头一看,一双白鞋。再抬头,蓝白道服。再抬头,不,抬不上去了。于是她退后两步,这才看清来人。
    一双剑眉,一对凤眼,美若天仙。哦,形容男的好像不对,可是,真的只有美若天仙可以形容了呀。
    那个人蹲了下来,细细的打量了一番唐渺渺。
    “名字。”
    唐渺渺刚才已经看呆了。这下他一蹲下来,放大的俊脸在眼前,她已经整个傻了。
    那人也不说话就看着唐渺渺。他们对视了良久,那人好像不耐烦了,站起来转身就走。
    “诶呀。”美人走了,得跟上去。唐渺渺没有想到什么逃离什么的,就想到了这个。
    “名字。”那人看她跟了上来,停住脚步又问。
    “唐渺渺。”这回唐渺渺听见了。
    “岁数。”
    “五岁。”简短说话果然会传染。唐渺渺想。
    “做我的徒弟。”
    “啊?”唐渺渺已经懵了。啥玩意儿?
    那人当然不知道唐渺渺的疑惑,在他看来,那是兴奋呆了。
    他一挥手,唐渺渺眼前一花就离开了草地来到了一座山峰之上。面前只有一座小院。嗯,其实也不小。
    “东阳。我的名字。”东阳被掌门逼着从历练之地挑选一个徒弟,他决定第一眼看见谁就谁,反正到时候学不好就扔掉。
    他这人除了练剑其他的时候恨不得倒在哪里一动不动。可是练剑的时候又是几乎站了他人生的一大部分,讲真的如果不是休息很必要他会一直练剑。勤快是真勤快,懒又是真的懒。为了不吃饭,他三年就辟谷了。这回没办法捡了个徒弟来,至于怎么教。他还真不知道。
    思索一番,他直接把入门功法个剑诀扔给了唐渺渺,然后又一挥衣袖,不见了。
    唐渺渺看着手上的功法和剑诀,她觉得自己可能药丸了。
    还好,师傅不是一个人住的,还有些人可以问,这几天唐渺渺从一些仆人口中得知她现在在一个叫做永州大陆的地方,所处的山门是仪清宫,是个修真的门派。
    这个世界上有仙魔妖人,人和妖修炼可以成为仙,魔。修仙者较多门派也是极多。大大小小少多也有几百来个。最著名的是一殿二派三宫。京花殿,南山派,衡水派,仪清宫,秀羽宫,东魁宫。
    其中南山派人数最多,京花殿最少。衡水最严,东魁最宽。秀羽最美,仪清最帅。
    京花殿多为丹士,各个种草一流,打架还是算了吧。
    南山派,杂七杂八的最多啥都有,丹士,符修,剑修,妖修。其中有藏经阁收藏了几乎天下所以书籍。
    衡水派,他们最讲礼仪,几乎都是顽固不化之人,不说也罢。
    仪清宫,正是唐渺渺所在的门派,这里虽说其他修士也有不过最有名的就是剑修,剑修之中最有名的便是唐渺渺那个半天憋不出一个字的师傅——东阳。他曾经一人一剑杀上魔教,血洗了半坐山,和魔教教主打了个平手。
    忘了说,仪清宫最帅是由于掌门又帅又喜欢耍帅。除外,门下剑修也是大多如此。果然,近墨者黑啊。
    秀羽宫,基本只有女子,说基本那是由于她们只要美若天仙的男子,比如东阳那种。所以,男子虽然少,但也不是没有。
    女子多是爱美,她们的功法也是一个极度爱美的天才女修士自创的。具体功效,用唐渺渺的话来说,不亚于PS。反正效果杠杠的。不过,颜值不过平均值人家不给你进门。咱这是美上加美不是换脸,没个底子,功法不管用。
    最后是东魁宫,其实吧,这东魁宫亦正亦邪,他们虽然没有魔修不过鬼修妖修较多,修炼的功法也有点不正常,不过毕竟鬼修妖修也是蛮多人的,这东魁也就出名了咯。
    然后,唐渺渺就在研究功法了。她做为一个现代人,看功法。那叫一个懵逼。啥玩意啊!一句话看不懂。便宜师傅几乎找不到,看到他的时候又在练剑,那个剑挥的,反正唐渺渺不敢过去,过去就一定会挂的,她还不傻。
    “小女孩,你叫什么?”一个声音带着笑意突然出现在耳旁。
    唐渺渺抬头一看,一张妖孽的脸,红色的骚包衣服。不是好人。
    经过师傅的长期培养(其实就是盯着看师傅),唐渺渺表示这种颜值已经不能撼动她的内心了。
    “你是那个剑修的徒弟?”
    “你说我杀了你他会不会理我呢?”
    红衣服的人说着就一只手掐住了唐渺渺的脖子,把她提到半空中。
    唐渺渺不断的挣扎,可惜,没有任何用处。
    突然,他送开了手,一道剑光从唐渺渺面前划过。
    东阳出手了。
    “诶呀,剑修,你的徒弟还是个凡人呢~”红衣男仿佛刚才掐着唐渺渺脖子差点搞死她的人不是他一样。
    唐渺渺从地上爬起来,跑到东阳身后露出来一个头看着红衣男。
    “小女孩,我叫江重之,下次见咯。”他笑着挥手然后不见了。
    东阳看着他走了转身也想要走。
    “师傅,等等啊。”唐渺渺觉得她再不叫住师傅估计她就没机会修仙了。
    东阳看着小女孩,觉得自己有机会把她扔掉了。他拎起唐渺渺就向仪清峰飞过去了。哦,对了,唐渺渺在的山峰叫做徐清峰。据说掌门取的,为了让东阳记住冷静一点。哦,据说东阳杀上魔教是因为魔教教主摸了他一把,至于哪里,嗯,大家都不知道的。知道的已经嗯哼嗯哼。
    片刻东阳就把唐渺渺扔到了仪清峰,掌门程煜林面前。然后,他转身就走。
    唐渺渺和掌门都惊呆了。
    “嗯……那个,你叫什么?”程煜林表示他完全不知道这小女孩哪里来的,当时东阳说他收了徒弟的时候他表示惊呆了。
    “唐渺渺。”唐渺渺表示她也惊呆了,便宜师傅突然把她带到一个帅哥面前一句话不说就走了。啥意思啊?!师傅你等等啊。
    “先去测试灵根吧。你师傅估计要一段时间才能来接你。”程煜林其实想说你师傅不会来了,不过看着五岁女孩的眼真的说不出这么狠的话。能骗一段时间是一段时间。
    “手放上去。”程煜林带唐渺渺到了一块石头边上。
    唐渺渺看着比她人高不止一点点的大石头默默的伸出手拍在了石头上。
    蓝紫色光从石头上发出。
    “水和雷。尚可。走吧。”程煜林看着光色点点头,刚才他还担心捡来的小女孩万一是个凡人那就难以安排了。水雷灵根不算最好但也是上等的了。 再加水雷相辅相成,战斗之时也算是一种独特的风格。
    “我们去找合适你的功法,你师傅的不太适合你。”程煜林把唐渺渺放在了剑上带着她飞向万经殿。
    下方围观了这一幕的弟子都有些惊奇。
    “掌门的新弟子?哪家人士?林师兄是不是你家的啊?”
    “我家妹妹早就十六了!你闭关闭傻了吧?”林师兄给了那人一个白眼。
    “那是哪来的孩子?”
    “我知道啊!”人群里的百事通站了出来,“这小女孩可不是掌门的弟子。那是徐清风上的那位的。”
    “啊!”人群中此起彼伏的惊叹。
    “那位什么时候收徒了啊?!”
    “那么可爱的小女孩别又养出个战斗狂来啊!”
    “你们没看见刚才的灵根么?水雷啊,不就是为了战斗而生的么?”
    “唉,俗世之间又少了个风姿卓越的女子,徐清峰又多了个战斗狂啊!”
    谈话间程煜林已经带着唐渺渺到了藏经阁。
    “五长老,水雷灵根,最好的来一本。”
    这口气就像是让小二上一碗酒一样轻松。
    “别以为你小子做了掌门就可以随意要功法,不说出个正当理由老子今天打断你的腿。”五长老气的胡子都要翘起来了。
    “冷静冷静,五长老看这里。”说话间就把唐渺渺推到了前方。
    “咋了,小女孩和你要功法有啥关系。嚯,你不会乱搞私生女都有了吧!”五长老上下打量了一番唐渺渺,然后用挪移的目光看着程煜林。
    “老头你不要坏我名声啊!这是三师兄的弟子。”程煜林气急败坏。
    “东阳?你小子傻了啊!那个小子一天到晚就知道练剑,哪来的徒弟?”五长老显然不相信。
    要不是唐渺渺本人就是东阳徒弟,她也不相信。其实这个师傅屁点用没有。唐渺渺表示除了好看他没有其他优点了。
    “老爷爷,我的师傅是东阳。”唐渺渺觉得她再不说话掌门和五长老能打起来。
    “嚯,丫头,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讲,是不是这小子教你的?”五长老指着程煜林依旧一脸怀疑。
    “真的,不骗人。”唐渺渺再次证明事实。
    “看吧,老头还不把功法拿出来。”程煜林一脸小人得志的得瑟。
    五长老这里按按那里拉拉,-从楼内挑出来一本破旧的书。
    “哇,老头你搞什么啊!敷衍呢?”程煜林并非不知道这本功法的等地,不过再好的功法也有复印件这种东西,哪有拿这种几乎一碰就碎的书出来的。
    “这本没有复印件。”五长老白了一眼程煜林,小心翼翼的把书递给了唐渺渺。
    唐渺渺看着手上的破烂,要不是五长老这么小心她绝对把它当做破烂扔掉。
    “好了,唐渺渺,我把你送回三师兄那里。”程煜林觉得如果唐渺渺再在他这里他以后就不用找道侣了。一个五长老就能想象这是他的私生女其他人不知道怎么想呢。这个锅不能背。还是让作孽的人自己负责来的好。
    如果东阳知道他在想什么估计要削他。毕竟,收徒这件事情是程煜林强行要求他做的。
    “三师兄!”当了掌门却依旧莽莽撞撞的程煜林冲进了徐清峰主殿。然而眼前的一幕不仅惊呆了程煜林甚至还有唐渺渺——那个一看就是坏人的江重之用一种很暧昧的姿势抱着东阳。当然,如果忽略他们手里的剑的话就是真的暧昧了。
    “……师,师傅?”唐渺渺有点怕江重之。
    “嘿,小女孩~”看见唐渺渺的江重之立马放掉了东阳要过来抓她。然而,毕竟是自己是徒弟,东阳拉住了江重之并打算把他往外丢。
    “三师兄……这位是……魔教……教主吧……”程煜林真的想表示他什么都没有看到,没看到他们有奸情,没有没有。
    “嗯,滚吧。”不知道是对江重之还是程煜林。
    从善如流,程煜林赶紧头也不会的走了。丢下唐渺渺面对两个怪物。唐渺渺感觉自己可能活不到长大了。
    “过来。”东阳把江重之丢到外面之后喊已经呆了的唐渺渺。
    “给我。”显然东阳看见了唐渺渺手里破破烂烂的书。唐渺渺愣了愣对比了一下武力值,乖乖的上交了。
    “挺好。”东阳随意的翻了几页之后就还给了唐渺渺。而江重之又遛进来了。
    “哟,小女孩~”打招呼的方式还是这句话。要不是他一上来就掐脖子唐渺渺表示可能会喜欢他的。可惜,江重之绝对是唐渺渺最讨厌的的人,没有之一。
    “哟,美人~~~”他又不怕死的和东阳打招呼。
    果然,东阳脸又黑了,站起来又要把他丢出去,真的是丢出去。自从他血洗了魔教之后,这个没用的教主就天天过来。打的半残养好了又来。最后东阳只能由着他,不做太过分的事情就不理他。
    其实,小徒弟唐渺渺对东阳蛮重要的,不然他也不会由于唐渺渺怕江重之而三番五次的把他丢出去。
    “去桃园。”桃园是唐渺渺住的地方。
    “师傅我看不懂这些。”必须说了,再不说她过了多久还会看不懂的。
    “去找桃树。”桃树是桃园中央的那个桃树,可是她不认识字找桃树有什么用啦!难道吃桃子就认识了吗!这个师傅真的一点也不靠谱!还是问那些小姐姐来的快!
    “哦……”唐渺渺默默的吐槽完了之后滚回去了。
    “小女孩?”刚刚进院子就听见很好听的声音。那是个极美的男人,懒懒散散的挂在桃树上,看见她进来斜着他的桃花眼看了唐渺渺一眼。
    “你……”
    “东阳让我教你识字。”他笑起来很温柔。
    “哦。”唐渺渺表示错怪师傅了。感谢师傅找了大美人给她当老师,不过,先生太好看了学不进去了啦!捂脸。
    桃树:“可曾学过?”
    唐渺渺摇头。
    “那边从头开始学吧。”
    唐渺渺点头。
    “小孩不喜欢说话吗?可别被东阳传染了啊。”他笑着揉揉唐渺渺的脑袋。
    唐渺渺捂住自己的脑袋呆呆的看着他。好温柔啊。
    “又不认真。”桃树拿树枝轻轻敲了敲发呆的唐渺渺。
    “我都认识了!桃树你不要打扰我修炼!”被发现发呆的唐渺渺极力找寻借口。
    “发呆和修炼我还是分的清的,小女孩。”又敲敲她的小脑袋。此时已经三年过去了,唐渺渺也基本把繁体与简体对上了,然后就可以学那本破破烂烂的书了。其实三年为能入门已经被很多人所瞧不起了。子。毕竟要不是她突然出现讲不好东阳的弟子会说他们其中一人。但是,世事无常。
    “桃树,你就叫桃树吗?”唐渺渺看向懒散的桃树。
    “真是的,谁和你说我是桃树了的?东阳?”
    “你不是桃树妖?师傅让我找桃树的呀。”
    “傻小孩,我可是神仙。桃仙。”
    “桃花仙子为什么是男的?”
    “桃仙!笨蛋。”他又敲她的脑袋。
    “名字呢?!名字,你没有吗!”
    “怎么?叫桃树不行吗?”
    “没有?我给你取一个吗?”
    “哦,小女孩说来听听。”他好像有点兴趣。
    “余怀。”唐渺渺立刻说出来这个她酝酿很久的名字,“有人写过渺渺兮予怀,虽然字不同,但我希望你是余怀。”
    “那就叫余怀吧。”
    “真好。师傅从来不和我说那么多话的。”虽然唐渺渺不是真的小孩,但是对刚来到世界第一眼看见的师傅总有一些雏鸟情节的。
    “嗯,我和你讲。”余怀虽然不是健谈的人但是他总能回应唐渺渺。
    “余怀,你说我多久才能打死那个江重之啊。”唐渺渺刚才就在思考这件事。自从东阳由于唐渺渺对江重之说话了之后,那个不要脸的魔教教主就总是来弄弄唐渺渺。总之,唐渺渺进步神速和江重之也有些许关系。
    “你?现在可不行。”余怀看了眼小小的唐渺渺,“至少要先长大的。”
    才八岁啊,小孩长的好慢。这样想着余怀有伸手揉唐渺渺的脑袋。
    “我会长不高的!余怀你不要老是揉我的脑袋。”唐渺渺抓住那只作乱的手。
    余怀笑了笑,将她拎到桃树杆上,让她坐在自己怀里,用下巴靠在她的脑袋上。
    “你好重啊!不要欺负小孩子啊!”最近余怀好像比较喜欢靠在她身上,虽然是大美人,但是好重啊!
    “我大概教了白眼狼了,小徒弟让老师靠一靠都不行吗。”余怀故意用一种很忧伤的语气说。
    “你又不是我师傅!别压着我啊!”
    余怀做起来了些许,不过大半的重量依旧在唐渺渺身上。
    “小徒弟啊,你想当剑修吗?”余怀又揉了揉唐渺渺的脑袋。
    “不知道啊。当剑修有什么好处吗?”唐渺渺修仙的唯一目的就是打败江重之。是不是剑修有什么区别呢?
    “我也不知道,但剑修都和东阳这样你还别当剑修了吧。”余怀觉得让一个活泼可爱的小女孩变成变成冷冰冰的一天吐不出一个字的剑修确实有些于心不忍。
    “也不是吧,那个掌门就很活泼啊。”唐渺渺对程煜林的好感度还是蛮高的,小于余怀大于师傅。这个师傅一点也不好。
    “哦,小林子?还行吧。那当着剑修也不错嘛,毕竟剑修很厉害的呢。加油啊,小徒弟。”余怀又揉了一把唐渺渺的脑袋,然后轻笑着消失。
    “头发都乱了,真是烦死了,天天揉脑袋。”唐渺渺理了理被弄乱的头发。
    “忘记说了,东阳说你要是想要当剑修就要去练剑哦,和小伙伴一起。”消失了的余怀又突然从另外的方向出现,“我好像不怎么见你与小孩交流,这样闷着可不太好。去广场吧,剑的话,找小煜儿要。”
    他转身要走却又折回。
    “算了算了,小林子的剑可没有这桃树好。”
    余怀抬手折了段树枝递给了唐渺渺。
    唐渺渺觉得这个人,不,这个桃仙可能有点被她带坏了。
    “小笨蛋,拿着去找东阳,我可不会削剑。”余怀看她愣愣的便知道她误以为他要戏弄她了。
    “嗯。谢谢老师。”拿人手短,喊甜一点比较好。
   
    “师傅,停一停啊师傅。”师傅在练剑不敢去。
    “嘿,小女孩。”江重之发现了躲在边上的小女孩,“哟,长大了么。”
    其实,唐渺渺天天看得见江重之,他总是在一遍看东阳练剑,偶尔上去被打一顿丢出去,或者太闹腾被丢出去。比如现在。
    东阳拎起江重之就往外丢。
    “师傅师傅,余怀给我一截树枝。”唐渺渺赶紧说话不然师傅又要练剑了。
    东阳看了树枝一眼抬腿要走。
    “师傅我要成为剑修!我要一把剑啊!”唐渺渺很心累,师傅脑子不会转弯怎么办。
    东阳从储物戒指中掏出一把剑递给了她。
    “……”算了。找余怀去,大不了自己做。
   
    “余怀余怀,师傅不帮我。”余怀不在桃树上,于是唐渺渺就边喊他边敲桃树。
    “小丫头肯定没和东阳好好说吧。”余怀出现在唐渺渺身后敲了敲她的脑袋。
    “天天对我的脑袋动手会傻的好不好。”唐渺渺捂着脑袋小声抱怨。
    “东阳对你那么好,不知道感激,还说他坏话。”余怀又敲她的脑袋。
    “余怀你帮我削好不好,师傅一天到晚就知道练剑肯定不会削剑的。”唐渺渺绝对不会承认她一点也不喜欢东阳,好感度只比江重之好一点点。
    “我不会削剑,小徒弟。”余怀是很无奈这对师徒,大的觉得小的翻,小的觉得大的冷冰冰的,“我带你寻他去,可好?”
    “师傅才不会答应呢……”唐渺渺勉勉强强的由余怀牵着去找东阳。就像闹变扭的小孩被幼儿园老师带着去找家长一样。
    “东阳,过来一下。”余怀站在方才江重之被丢出去的地方喊东阳。
    “他才不会过来呢……”唐渺渺表示这根本没用。
    然而,东阳不只听见了还过来了。
    “帮她削把剑。仙剑不适合小孩用。杀气太重了。”余怀讲树枝递给了东阳。
    东阳接过树枝便掏出一把玉刀开始削割。不久一把普通的剑便做好了。若不是材料很珍贵那么这剑便是最普通的没有之一。
    “要……”东阳开口。
    “不用了。行了。”余怀当然知道他要说什么,无非就是将剑做成仙剑罢了。